独家少数民族人权保障,中西为何大不同?

币游国际网

2021-05-23

资料图:游人身着苗族服饰拍照留念。  杨华峰摄  记者:对于少数族群的人权保障,中国和欧美发达国家的做法有何不同?  沈桂萍:少数族群权利主要指个体公民权利和群体文化权利。

相较于欧美发达国家,中国实行的是一种全面的、积极的少数族群权利保护政策。

  西方自由主义的公民平等观认为,每个公民有平等参政权、就业权、受教育权以及社会保障权。 保护公民个体的公民权利,也就自然保护了族群的公民权利。 因此,在西方绝大多数国家,虽然国内有多个族群,但国家法律体系强调公民个体权利保护,既没有进行法律意义上的族群(民族)识别,确认族群成分,也没有涉及族群平等、族群文化保护发展的法律规定。   但是,少数族群公民受自身语言文化差异性制约,在实现个体公民权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比如一个阿拉伯裔英国公民,英语能力低,就业岗位有限,怎样保护这一群体实现法律规定的就业、参政、受教育等方面的公民权?英国从1965年通过的《种族关系法(RaceRelationAct)》开始,逐渐探索解决就业领域的少数族群歧视问题。 随后欧洲多国也借鉴这种法律保护模式,旨在制止族群歧视,至于少数族群文化传承,则交给有能力的民间族群文化协会组织。   因此,西方国家口中喊出来的少数族群人权保护,实际上就是法律禁止歧视的人权保护,没有针对少数族群的具体困难,采取特殊政策提高少数族群社会政治地位和就业能力,更没有法律保护少数族群文化传承发展,而是采取文化自生自灭的政策。

学者倾向于认为,这种人权保护模式,是一种消极的人权观。

  中国对公民进行民族身份认定,是为了落实宪法规定的民族平等权利,既包括个体公民权保护;也包括少数民族群体政治和文化权利保护,是一种全面的、积极的少数族群人权保护政策。 比如中国根据民族人口分布、语言文化等方面的资料,建立了155个民族区域自治地方,包括5个省级自治区,30个地市级自治州(盟),120个自治县(旗),还有1000多个民族乡。

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自治地方行政长官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公民来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