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推荐丨隔路闻香——张进 水墨作品展张进水墨隔路闻香

币游国际网

2021-05-29

  来源:吉可立STORE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隔路闻香——张进水墨作品展  展览时间:2021年5月12日——6月12日  展览地点:深圳鳌湖艺术村吉可立STORE  关于艺术家  张进  1958年生于北京,五岁随祖父张渭斋习字。 1968年移居西安。 1970年在西安开始学习传统山水画,启蒙于苏体乾先生、陈瑶生先生和外祖父沈文涛先生。

后由石鲁、何海霞、罗铭等先生指导,转入长安画派写意风格。

1976年返京,师从梁树年先生。

1978年起担任北京五十四中美术教师至今。

80年代后作品融入西方现代艺术。   参展经历  1985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张进国画作品观摩展”。

  1986年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展览厅举办“张进画展”。

  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张进画展”(89艺术大展同期)。

  1995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开放展”(西班牙巴塞罗那艺术中心)等国内外现代水墨的展览,后在国家画院美术馆、荣宝斋美术馆、意大利蒙特布鲁切诺美术馆、美国比洛依特文理学院美术馆等地举办个展。   本次展览部分作品  夏日  宣纸水墨    2020年  雨后  宣纸水墨    2020年  纪念熊谷先生  宣纸水墨  35cmx48cm  2020年  野味  宣纸水墨    2020年  有戏  宣纸水墨  35cmx70cm  2020年  皮爷  宣纸水墨  34cmx70cm  2020年  QA  吉可立STORE张进  Q:您出生于书香门第,您是如何走上艺术之路的?  A:其实我们家是个封建家庭,从小家里的孩子就要写字,中国画的基本其实就是书法。

正好文革当中我上初中,那时候的教育也是一塌糊涂。

黄帅、张铁生一出来以后,一个打老师,一个交白卷。

父母那时候对我们的学习,对教育已经失望了。   父母发现我喜欢画画,就把我介绍到西安的一个老先生那,这位老先生叫陈瑶生,他是西安美院建院以后的第一任国画系系主任,是从北京故宫调过去的。

当时(西安美院)还没有国画系,建院的时候叫国画组和油画组,他是国画组组长,传统画得很好,主要是画四王里面的王石谷这一路的,套路很清楚。

我外祖父也是画山水的,从小就跟上海一个有名的画家樊少云学画。   还有一个是我的中学老师,苏体乾老师。

他画山水花鸟都行,所以他也传授我们一些山水画的技法。 那时候还借给我们钱松喦的《砚边点滴》、贺天健的《山水画入门》,还有黄宾虹的《山水绘画语录》。

所以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接触了所谓的“画论”,黄宾虹就开始对我产生了影响。 后来又接触到西安长安画派的一些画家,有石鲁的学生,后来又接触了石鲁先生,还有何海霞、方济众等。 长安画派在当时的国画界里是比较新的一支,和传统已经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Q:您有喜欢的西方艺术家吗?  A:我很早就喜欢毕加索,他对艺术的界定。 他说:“艺术是什么”?我看《罗丹艺术论》的时候,罗丹也回答了这个问题。 罗丹说艺术就是感情,毕加索说艺术就是破坏。 我们从小就受到传统教育的熏陶,但是我们的经历使我们在骨子里头,精神里边有一种“反”的东西,反“传统”的东西,反“规矩”的东西,反“约定俗成”的东西,反大家都认为“美”的东西,就是说反“标准”。   Q:西方艺术和中国艺术有什么差异?  A:中国的艺术就像四季一样,从春天到夏天,它的颜色是从朦胧的绿到淡绿,一直到浓绿,它是有一个过程的。

从夏天到秋天它也是绿色里头渐黄,慢慢的出现红,一直到香山的满山红叶,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西方的美术史可不是这样,古典主义之后,印象派出现了。

很多喜欢古典主义油画的从审美上接受不了(印象派),画面显得很粗糙,在当时梵高的画根本就卖不出去,人们觉得他根本画得不行,他们是用古典主义的标准来衡量印象派,在今天还好,当时可不行。

但是这是一批人在革命,在往前走。

后面又出现了“抽象”,抽象把具象又给打破了,又是一个变化,审美是不断的被颠覆,被革命。   Q:您现在的绘画路子很“野”,您之前是什么“风格”的?  A:我经常说,人总是不断的在变化,基本是十年一段。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在日记上写过一句话:“我要一把利斧,把传统砸得粉碎。

”这是我发狠的一句话,因为我从小就画传统。

我这句话说完之后(83年到84年)我就创作了两幅画,一幅是2米高30米长的《自然的启示》,里边把中国民间的壁画,西方像毕加索这种变形的还有构成的因素还有原始艺术,我把它都揉进去了,来消解传统的东西,让它更趋艺术的本体,让它更自由。 后来又画了一幅2米高20米长的《蓝色的沉思》。

这两幅画85、86年在中央美院和首都师大做过展览。   东岳庙  宣纸水墨  35cmx46cm  2020年  Q:您如何看待传统中国画和现代艺术的关系?  A:等到我五十多岁以后,在国家画院做展览,也是记者采访我的时候。 我却说了两句话,只有传统走得越深,现代才会走得越远。 传统是中国特色,但是意识要现代,这就会让传统的中国画骨子里边有一种现代感。

这个现代感和西方的现代不一样,它是骨子里暗含的。 内敛的艺术当中也有很张扬的,比如明代的徐渭就很张扬,他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特例。 张扬这个东西,我觉得前提是“真”就行,或者是表达一种人格,不随波逐流的人格。

这些东西里面,如果是真的,它就具有一种力量。   (以上文字根据访谈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