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洮湖》主编葛安荣:内外融合谋生存 坚守品位找位置

币游国际网

2021-05-28

葛安荣,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江苏金坛人,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后入鲁迅文学院进修。

现系《洮湖》杂志主编。

出版短篇小说集2部,中篇小说集1部,长篇小说6部。 纪实文学作品多部(篇)。 中、短篇小说《走出困局》《花木季节》《黑色无错》等多部作品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海外文摘》等刊物转载。 短篇小说《风中的轮笛》获江苏省第七届紫金山文学奖。

长篇小说《都市漂流》《玫瑰村》《纸花》获江苏省第三届、第七届、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奖。

《玫瑰村》被江苏省锡剧团改编成大型现代戏公演。

《花木季节》《风中的轮笛》分别被翻译成韩文、英文推介。

文学内刊如何谋生存,如何在当地整体文化事业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考验着我们办文学内刊的勇气、智慧和才情。 《洮湖》1997年创刊,25年正常出刊,规范出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办刊之路。

我们有着深刻的体会:文学内刊只有先求生存,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逐步彰显文学内刊的力量和品质。 25年来,我们坚守文学品位,始终坚持内外融合,打开与地方整体文化事业融合的通道,实现了圈内向圈外、本地向外地的拓展和转化。

一、25年坚持一步一个脚印,负重前行,从文学季刊转型为双月刊,从本土走向全国,成为金坛文联工作的品牌,成为用文艺形式宣传与推介金坛的一扇窗口文学内刊最紧缺的是经济支持。 《洮湖》办刊之初,经费紧缺,许多有识之士和企业家朋友伸出了友谊之手,慷慨相助,文联驻会和非驻会的领导纷纷“找米下锅”。

当时的编辑待遇薄,地点也变换了多次,办公条件很简陋,但大家的热情不受影响,不断以文学的形式为社会各界服务。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洮湖》得到了金坛各级领导的赞扬和认可,并获得一定经济支持,办刊条件得以改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又自加压力,经过省市新闻出版部门同意,将《洮湖》由季刊改为双月刊。 现在的《洮湖》办刊经费由金坛财政划拨,有4间约120平方米的办公室,编辑由文联人员和劳动派遣工组成,共六人。

我们认为,文学内刊不能关门办刊,常年选用本地作者稿件,这样于拓宽格局和视野无益,于是逐步确立了“本土、生活、文学”的办刊宗旨。 一方面立足本土,另一方面强化文学,兼容外稿,扩大与外地文学创作的互动。 25年来,我们除了大量编发本地作者的稿件,也接纳了来自全国各省市以及海外华人的稿件。 我们坚持向在外地工作和生活的金坛人赠送杂志,让他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家乡建设与发展情况,感到格外亲切。 外省市的读者、作者也感受到了金坛的“文学包容、文学发现、文学品质”,从而增加了对金坛的了解。

二、25年坚持纯文学办刊方向,坚持发现新人新作为宗旨,成为沟通基层文艺工作者的桥梁和他们的精神家园《洮湖》创刊25年来,始终坚守纯文学的方向,以发表质量高的短篇小说、散文、诗歌为主。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洮湖》能把握办刊宗旨,始终把社会责任和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办刊25年来,年年顺利通过省市新闻出版部门的审核,还曾在江苏省先进文联表彰会以及江苏省作协举办的读书班上,多次介绍办好杂志的经验。 作为一本地方刊物,《洮湖》的立足点和定位明确:《洮湖》是文学大刊的补充,是作者登上大刊物前的“试验田”“苗圃”,他(她)们在《洮湖》起步、练笔,积蓄力量,增强了勇气和信心,然后向更高一级的文学刊物冲刺!有不少作者获得了成功。 25年来,从《洮湖》走出不少作者,例如本土作家金文琴、老于头、李永兵、王宁婧等。 不少作者在省内外产生一定影响,并加入了中国作协。 13岁的中学生王宁婧在《洮湖》以头条位置发表小说处女作后,获得第二届“曹文轩文学奖·少年创作奖”,她也是唯一获得该奖项的江苏籍作家。 后来,《洮湖》还推荐她去江苏青年作家班学习,持续关注她的学习与创作。

作为地方刊物,《洮湖》不搞“大杂烩”,也不搞“轮流发表”,而是按照自己的质量要求选稿、用稿。 汶川大地震期间,我们联系了一位在德阳医院工作的护士,她每天从救灾现场用手机给《洮湖》发稿和图片。 我们撤换了当期的稿件,在头条位置发表了这篇来自汶川的报告文学,引起了省内外读者、作家的关注。 25年来,《洮湖》的当家栏目“本土发现”,不断以小辑形式推出新人新作,一次发多篇,配以图片和创作谈,全力推介。

25年来,《洮湖》首发的作品,先后被《人民日报》《新华文摘》《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小说选刊》《上海文学》《青年文学》《天津文学》《雨花》《钟山》《散文选刊》《飞天》《青春》《时代文学》《钟山》以及《经济时报》《扬子晚报》等报刊采用。 作为文学内刊,《洮湖》用包容的心态和视野关注基层作者,接纳基层作者。

这些作者的作品暂时还不能为大刊物采用,投出去的稿件常常“泥牛入海无消息”,是另一种“弱势群体”。

《洮湖》发挥着“二传手”的作用,一方面拾遗补缺,一方面鼓励和调动基层作者的创作积极性。 25年来,《洮湖》以发现和关注青年作者为己任,但也特别重视中、老年作者,始终认真对待每位基层作者的来稿,不厚此薄彼,不分亲疏远近。

25年来,《洮湖》已形成了规范有序、正常运转的编校流程,从初审到终审,从校对到签发,从美术设计到版面安排,从印刷到分发,都有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编辑部同仁做到了各司其职、分工合作。 大家都朝着同样的目标努力:小内刊,不以小而忽略作品质量;本土刊物,不以“本土”而放弃对高雅品位的追求。 三、25年坚持以文学活动促创作,走向更广阔的生活。 从十届《洮湖》文学奖到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从服务社会到互补双赢,成为金坛文艺创新的一个亮点《洮湖》25年来,除了坚守正常出版程序外,还在开展活动上下功夫、做文章。

我们为具有一定创作潜力的作者举办作品讨论会;每年邀请著名作家和评论家以及文学刊物的主编定期为作者授课;组织作者深入生活,走出去,拓宽创作视野,增加创作体验;加强与兄弟县市的文学刊物交流,互相学习。

我们设立了两年一届的《洮湖》文学奖,与有关企业和单位合办,已连续成功举办了十届。

《洮湖》文学奖已成为常设奖项,奖金逐届提高,从几百元上升到几千元。 十届《洮湖》文学奖坚持公开、公平、公正,评奖条件简洁而直率:凡在规定的时间内,在《洮湖》杂志首发的原创作品,能够在省级以上的文学刊物发表,即可获奖。

通过文学奖这样的形式,一方面激发基层作者的创作热情,调动创作优秀作品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借助评奖平台,宣传《洮湖》,推介地方的文化事业。

作为一本地方文学内刊,《洮湖》不以“内”而得过且过,多次尝试举办有质量、有规模、有影响,留得下、记得住的活动。 我们举办了首届长荡湖杯全国散文大赛,让更多的人关注金坛的母亲湖,其文学影响远远超越了散文大赛本身;举办的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不仅反映了《洮湖》对繁荣文学事业的态度,也反映了金坛人继往开来、为这座文化城市增添新色彩的气魄。

2019年,《洮湖》被评为江苏省文学内刊20强单位,主编葛安获得江苏文学内刊十佳优秀编辑称号。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文学内刊展现的姿态和精神内核。

走过25年的《洮湖》依然会坚持内外融合求生存,坚守品位找位置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文学内刊”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