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杀襄阳王的“八大王”——张献忠

币游国际网

2021-05-26

张献忠(公元1606—1646年),字秉吾,号敬轩。

延安柳树涧(今属陕西定边东)人。 初当兵,犯法逃走。

崇祯三年(1630年)参加义军,自称八大王。

王自用聚义军三十六营于山西,他为首领之一。 八年荥阳大会,为十三家之一。 会后东征,转战豫、陕、鄂、皖各地。 十一年受明兵部尚书熊文灿“招抚”,驻兵谷城。 次年再起,夺取四川,在成都即帝位,建立大西政权,年号大顺。

后与清兵战于凤凰坡,中箭身亡。

张献忠从崇祯十一年(1638年)四月,设计伪降到崇祯十四年(1641年)二月袭杀襄阳王,共在谷城、襄阳两年多的时间。 来源:名城襄樊张献忠奇袭襄阳公元1639年五月,张献忠在湖北谷城再一次起义。

原来,张献忠曾经在谷城接受明朝的招安,并不是真心投降,而是暗暗积蓄兵力,准备再起。 明朝将领发现张献忠的意图,准备派兵镇压。 张献忠先发制人,在谷城杀掉明朝县令,焚毁了官衙,重新打起了起义的旗号。

不久,罗汝才也起兵响应。

明朝总兵左良玉派兵进攻,被张献忠打得一败涂地,只留下几百残兵败将逃回,气得崇祯帝把主帅熊文灿和总兵左良玉都革了职务,另派兵部尚书杨嗣昌到湖广围攻张献忠。 杨嗣昌带了崇祯帝的尚方宝剑,率领了十万人马,耀武扬威到了襄阳。 他派左良玉等将领把起义军四面包围起来。

张献忠转移到玛瑙山的时候,由于起义军队伍里混进了奸细,起义军陷入敌人包围圈里,被左良玉军打败,损失了大量金银、战马。 张献忠的妻子、儿子也被俘虏。

  张献忠带了一千名骑兵,从湖北转移到四川。 杨嗣昌跟踪追击,把他的行辕迁到重庆,准备在四川消灭起义军。   杨嗣昌在四川到处张榜,说有谁能抓住张献忠,赏给黄金万两,还封他侯爵。 哪知道第二天,在杨嗣昌的行辕里,发现了许多标语,上面写着:“有能斩杨嗣昌头的,赏银三钱。 ”  杨嗣昌派出大批官军到处追剿起义军,张献忠起义军却是忽东忽西,叫官军捉摸不定,一直到第二年正月,官军才在开县追上起义军。

当明军将领猛如虎、刘士杰拖着疲劳不堪的兵士赶到,张献忠的起义军绕到背后,从山上呐喊着冲了下来,官军全部崩溃,刘士杰被杀,猛如虎好容易逃脱。

起义军杀退敌人,在营里拍手唱歌:“前有邵巡抚(指四川巡抚邵捷春),常来团转舞;后有廖参军(指监军廖大亨),不战随我行;好个杨阁部(指杨嗣昌),离我三尺路。

”  这支歌谣传到明军那里,使杨嗣昌听了哭笑不得。 公元1641年,张献忠发现杨嗣昌把重兵都放到四川,襄阳兵力空虚,就摆脱明军,突然带兵离开四川,往东转移,一天一夜急行三四百里,把杨嗣昌大军远远甩在后边。 到了湖北当阳,遇到另一支明军堵截,张献忠把罗汝才留在当阳,亲自率领精锐部队直奔襄阳。   杨嗣昌在重庆得到消息,连忙派使者赶到襄阳,命令襄阳明军严密防守。 哪里知道使者走在半路上,被起义军发现抓了起来。 起义军在使者身上搜到了令牌、文书,上面盖着杨嗣昌行辕的大印。

张献忠把他的义子李定国叫来,叫他打扮为杨嗣昌使者,带了几名“随从”和令牌、文书,混进襄阳城去。

李定国带了公文、令牌,来到襄阳城边,正是夜色朦胧的时候。

他在城门外向守军喊话,守城明兵听说是杨阁部派来的使者,验过令牌、文书,也没有怀疑,把李定国和随从兵士放进了城。

  当天晚上,混进襄阳的起义军兵士在城里好几处放火,全城的百姓从睡梦里惊醒,发现到处火光冲天,全城大乱。

在混乱中,起义军打开城门,大队人马赶到,官军要想抵抗也来不及了。   起义军进城以后,一面派人打开监狱,救出被俘的起义兵士和家属;一面直奔襄王府,活捉了襄王朱翊铭。   张献忠坐在襄王府大堂,派兵士把朱翊铭押上堂来。

朱翊铭吓得直打哆嗦,跪在地上求饶。

张献忠说:“我不要别的,只要借你的头派个用场。 ”  朱翊铭听说要杀他,吓得捣蒜似地磕头,说:“我宫里有金银宝器,听凭千岁搬用,只求饶命。 ”  张献忠哈哈大笑,说:“我进了襄阳,你的金银财宝有什么法子叫我不搬?不过,你不把头借给我,那杨嗣昌还死不了呢!”  说着,吆喝一下,把朱翊铭拉下堂去杀了。   张献忠占了襄阳,缴获了杨嗣昌储存在那里的大批粮饷,兵器,又把襄王府金库里的十几万两银子分发给当地的饥民,百姓听说处决了罪恶累累的襄王,高兴劲儿就不用提了。

  张献忠攻破襄阳的消息传到了四川,把杨嗣昌惊呆了。

他处心积虑布置的围攻起义军的计划全部破产,特别是张献忠在他眼皮底下,来个突然袭击,使一个藩王丧了命。

怎么向崇祯帝交代?  杨嗣昌丧魂落魄地从四川窜到湖北,刚到沙市,又听到一个消息,李自成率领的起义军离开商洛山区,重振旗鼓,趁河南兵力空虚的时候,攻破洛阳,杀死福王朱常洵。 这一来,杨嗣昌更是又惊又害怕,他想来想去,没有出路,只好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