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艺正成为众多产业发展“引擎”

币游国际网

2021-05-31

《明星大侦探》第六季剧照。

制图:冯晓瑜  剧本杀、SuperVocal、街舞培训、故宫文创……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竟然隐含着一个共同点:其相关产业均由综艺而带火。

  近年来,国产综艺积极开疆拓土。

仅2020年,国内综艺节目播出数量就多达200多个,无论主题内容、节目形态还是制播模式,均可谓多姿多彩,而最具亮点的是其中不断加强的跨界趋势。

这些节目不仅在观赏性上引人入胜,还有着超强“带货”能力,带的甚至不是商品,而是产业链,渐成文化及相关产业发展的新抓手、新入口。   在业内看来,国产综艺释放的能量从文娱端口扩容到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背后的创新力度不容小觑。 综艺与产业联动,实现“自我造血”之余,还辐射出难以估量的社会经济效益。 有专家预测,最终相关产业的蓬勃还将反哺综艺内容,为之注入持续创新发展的动能,形成综艺与产业之间的良性循环。

  综艺节目不断拓展行业边界,实现“综艺+产业”联动效应  综艺助推线下产业,从2013年、2014年《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户外真人秀节目热播起,已掀起一波猛烈的浪潮。

这些综艺持续更换外景,镜头下富于地域特色的风土人情成为当地旅游产业的催化剂。

例如,云南普者黑、宁夏中卫沙坡头、重庆武隆天坑等一大批此前养在深闺人未识之地,都是被《爸爸去哪儿》带火的,有些甚至是先入选综艺拍摄地而后才形成旅游景区。 这一浪潮直到如今的《创造营》《青春有你》等爆款团体选秀仍在延续,因节目带来的更为年轻化的受众使得青岛星光岛、海南海花岛等拍摄地的出圈更具流量效应。   不过,带动旅游产业,仅仅算得上综艺带货的版。 近年来,《这!就是街舞》《声入人心》《乐队的夏天》等一批综艺不断切入各个垂直领域,围绕街舞、音乐剧、独立乐队等小众艺术、文化门类主动寻求相关产业协同,很是引人注目。

优质内容本身令越来越多人对原本存在一定欣赏门槛的小众艺术、文化门类“上头”,进而促成消费破圈、产业破圈。 例如,“剧本杀”产业爆发式增长,背后的推手正是五年间播出六季的《明星大侦探》等综艺。 截至2020年末,“剧本杀”全国体验店已超3万家,数量五年间翻了近7倍,大刀阔斧“杀”入年轻人的社交新世界。

一众登上《乐队的夏天》综艺的乐队也可谓吃尽了节目红利,去年“十一”长假期间,节目第二季还未播完,参与节目的乐队已纷纷“制霸”各大音乐节,其中五条人、福禄寿俨然成为新晋“顶流”。 最近一两年国内很多音乐剧一票难求,以及2019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考生高达46%的增幅,直接驱动力便是《声入人心》综艺。 此外,《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综艺的热播,席卷起年轻人学习街舞的高涨热情,让街舞培训行业迎来风口。

  还有一些综艺在节目设计上就将产业作为内容输出的一环。 《上新了·故宫》《我在颐和园等你》等将文博探索与文创运营合二为一的综艺即是如此。

《上新了·故宫》邀请明星嘉宾化身故宫文创新品开发员,在探秘未对公众开放的“禁地”过程中寻找灵感,并联手设计师大开脑洞,逐期“上新”好看又好玩的周边。

仅节目首期与某国货护肤品牌合作的“美什件”,单日抢购已达5000套。 而其同名文创旗舰店早已从线上延伸至遍布全国多个城市的线下。

  打破“综艺+产业”同质化新套路过程中,节目将获得持续创新发展动能  长期研究国产影视现象的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郑焕钊预测,未来综艺与相关产业的结合将更加密切:“综艺节目的题材内容会不断扩大表现范围,随着综艺效应的加大,越来越多产业也会反向寻求与综艺节目的深度合作,如越来越多旅游目的地已纷纷主动加入节目。 ”在此过程中,如何平衡内容与商业、文化娱乐休闲的综艺属性与“带货”之间的关系,如何在“综艺+产业”的同质化新套路中脱颖而出,其实给节目本身带来更多的考验。

有人指出,疫情期间,不少综艺都曾在节目中引入“直播带货”,但真正走出圈层的寥寥无几,其症结或许就在于这样一种“综艺+产业”没有经过太多消化与设计。

但另一方面,对于综艺节目的这种考验也可以转化为一股内生发展动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围绕综艺与产业的联动效应,会有越来越多节目组进一步展开研发、创新、打磨。   事实上,据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会产业发展部主任胡娜的观察,近年来渐成产业引擎的那些国产综艺,几乎都是在内容乃至业态创新上作出了不同程度的尝试,从而使更有效的产业联动成为可能。

例如《声入人心》《声临其境》《乐队的夏天》《上新了·故宫》等一批节目均为原创,正在挣脱国产综艺依赖“洋模式”的陈旧印象,并且引领更多原创自制综艺打开新格局。

清华大学传播学博士、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则留意到,它们体现了商业模式上的一种更新:“综艺过去通常依赖广告、赞助,如今更多地在探索盈利模式、拓宽造血渠道,疫情发生以来这种趋势尤为明显。

”  而将内容创新和业态创新成功融为一体的典型样本,当属两位专家都提到的戏剧人生活生产真人秀《戏剧新生活》。

一方面,它首次以综艺的方式还原戏剧人的生活生存现实,展现沉浸、真诚、富有张力的戏剧魅力。 另一方面,它其实也是因疫情而取消的乌镇戏剧节的一次“自救”——拍摄地在乌镇,召集人黄磊、赖声川同时也是乌镇戏剧节的主要发起人,八位嘉宾多为乌镇戏剧节的常客,以线上举办的“乌镇杯戏剧大赛”邀请百家青年剧社展映作品……最终这档节目不仅实现自给自足,为制作方节省了不少经费,还为小众的戏剧艺术“扩圈”,照亮更广阔的行业前景。

  在郑焕钊看来,综艺自身作为产业联动驱动器的作用,会让节目制作方更为自觉地去寻找综艺与生活更广泛关联的领域,进行新类型新节目的研制,不断实现价值创造和功能拓展。 (记者范昕)。